当前位置 :主页 > 118香港最快开奖 >
还记得那些年我们一起偷过的菜吗?
发布时间:2022-04-05

  2008年,一场偷菜风潮让天朝子民如痴如醉,“贴条”、“偷菜”、“买奴隶”……熟人社交模式在这场娱乐大潮中被发掘得淋漓尽致。一时间,因“偷菜”而引发的各种事件也时常霸占舆论头条,成为各大媒体评点热门。

  但是,熟人社交比及其他,期限性更为明显。随着互动量的越发减少,开心网也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直至今日,开心网委身他人,创始人黯然离职。此时的失意对比当年的辉煌,无不让曾经为偷菜疯狂的用户们为之扼腕。

  创始人程炳皓在长文反思中说了这样一段话:“其实,身处这个剧变的时代,每隔2-3年一小变,每隔3-5年infrastructure 就全变了,自己之前成功与否,自己是沿着什么路径做的,以及自己打下的那一亩三分地,相比外界,就变得不重要。”这段话,将现在的互联网时代发展形势诠释得很残酷,但也很实在。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最大的特点就是“变”。谁也不能预知并保证能够准确地抓住下一个风口,谁也不能确定此时入主神坛,下一刻会不会就被主流遗弃。在这场越发汹涌的互联网大潮中,选择和改变是必须时刻考虑的事情。

  2008年和09年,开心网火到全民癫狂,但其实产品危机正越发凸显,平台竞争之战才刚刚开始。可惜,“上帝视角”当时未能奏效,开心网并没有顺时而变,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狂飙突进,PC端社交网站开始走向没落。反射弧略长的开心网12年开始做移动互联网新产品,内容与开心网无关。还是从社交入手,产品质量也确实很高,但是均以失败告终。对此,程炳皓的总结是“创新的风险是极高的,社交的概念其实不必坚守”。

  开心网其实就是他们最成功的创新,后来之所以被“抛弃”,大概是因为没有绕过程炳皓心中的两道坎——第一,停车偷菜,也有生命周期。传统游戏可以不停改换题材、玩法做下去,但社交游戏的最大乐趣在于人与人之间以一种善意的玩笑形式进行交互。而这种善意的玩笑并不能承受过于频繁的“改良创新”。“社交游戏”自有周期,这是不可改变的。第二,“熟人社交”不是刚需,无法成为支撑一个产品的最大支柱。熟人数目毕竟有限,网上“邂逅”的惊喜感也早晚会被冲淡,熟人在线社交即使以游戏作为依托,长时间缺乏实际话题,互动性也一样会减弱。

  基于此,开心网10年开始走跌,最后转型成为手机游戏公司,失去了基本的平台属性。虽说12、13年在转型之后向死求生,吸金上岸,但最终未能避免缴械败落,在众人的慨叹中黯然谢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