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118香港最快开奖 >
南非洪灾非常严重
发布时间:2022-06-30

  遭受连续降水,强度在11-12日明显增加,南非气象部门相关人员表示,降水强度已经远远超过了气象部门的预期。

  当地时间4月11日至12日,马盖特、埃奇科姆山和德班北部24小时内降水量超过了300毫米,突破近60年来历史极值;德班及其周边部分地区48小时降雨量超过450毫米,这将近是当地平均年降雨量的一半。

  4月9日至13日,南非东部的夸祖鲁-纳塔尔省区域平均累计降水量为138.6毫米,大约是常年同期(9.2毫米)的15倍。

  在夸祖鲁-纳塔尔省与暴雨相关的洪水和山体滑坡冲毁坏了房屋、桥梁和道路,统计显示超过8000所房屋受损,超过4000所房屋被完全摧毁,超过13000户家庭收到影响,在德班的港口,洪水冲走了成堆的货运集装箱。

  夸祖鲁-纳塔尔省省长济卡拉拉在17日说,该省已有443人在这场灾难中丧失了生命,另有63人失踪,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在18日电视直播中讲话宣布南非进入全国灾难状态,并称未来至少需要花费数十亿兰特用于重建基础设施和生产。

  位于夸祖鲁-纳塔尔省的德班总面积2556平方公里,与我国深圳总面积相当,人口在2017年达到380万,是南非人口第三的城市。

  德班是南非仅次于约翰内斯堡的第二大经济中心和第二大工业区,它的港口是撒哈拉以南地区最大的集装箱枢纽,它吐纳着南非60%的船运货物,是金属和农产品等出口和燃料进口的重要窗口,甚至它还承担着遥远北部的刚果共和国货运。

  洪水对通往德班港的道路造成了大面积破坏,在关闭了将近一周后,南非公共企业部长在20日表示,德班港已恢复运行。

  德班的中部地区是和北部地区聚集了大部分人口,其他地区主要为农村,居住分散。与世界上大多数城市不同的是,除了中央商业区有较为密集的人口以外,人口集中在城市边缘,而地理位置和基础设施较好的地方人口密度较低。

  在1994年南非种族隔离结束之后,大量人口从该省和南非其他地区迁入,从2001到2011年间,全市年平均增长率达到1.08%。在2016年德班政府做出的某项评估报告中,德班被称为南非具有相对收入而言最昂贵的住房市场。因此很多移民并未进入德班市区,而是居住在城市边缘未被正式纳入土地管理的定居点。

  与南非的许多城市一样,德班有着很高的收入不平等,这一问题在非正式定居点体现地十分明显。这些地方位于陡峭的地形中,交通不便,道路崎岖,人们拥挤棚屋中,这些棚屋结构简单,屋顶大多由锌板充当。

  非正式定居点的基础设施薄弱,卫生条件较差,失业率高,教育水平低,但德班有超过人口的四分之一生活在这些地方。当暴雨来临时,这些脆弱的居住点成了最容易造成伤亡的地方。

  与我们更加熟悉的热带风暴引起的极端降水不同的是,导致在南非暴雨的天气系统是更高纬度的“切断低压”。由于在天气图中可以被至少一条等值线分割出来,因此被称之为切断低压。

  这种天气系统从西风带中分裂而出,常有“阻塞高压”与之相伴而生,两个系统的形态有如镜像,但是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切断低压”直接控制的区域往往出现云雨天气,“阻断高压”直接控制的区域则晴朗少雨。

  发生在南非的“切断低压”在对流层中层以上最显著,它的出现往往伴随着大气大范围的不稳定状态,在下游地区引起抽吸起低层大气,而大气中的水蒸气在这个上升过程中会凝结成水。

  切断低压”的移动速度一般较慢,因此可以在某地驻留几天并造成连续降水,在沿岸地区也会受到来自海洋水汽输送的影响。在南非,“切断低压”往往发生在南半球秋季,尤其四月最盛,是发生在南非东岸典型的天气类型。

  当地时间9日在西风槽上开始分裂出切断低压,与之相对应的南部也形成了高压脊,但是由于系统较弱,并未形成“阻断高压”,只有较弱的高压中心。

  10日“切断低压”完全进入南非地区,在南非东部地区大范围都造成了降雨。紧接着,在10日晚其向东移动到夸祖鲁-纳塔尔省和东开普省,在靠近沿岸地区后,接收到来自南印度洋持续输入的充沛水汽,降雨能力立刻得到加强,在11日晚间和12日白天造成了远超南非气象部门预期的暴雨。

  缓慢的移动速度使得“切断低压”在南非驻留将近一周,这使其有足够的时间在东部地区造成连续暴雨。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相伴而生的高压脊在12日白天已经到达了马达加斯加岛所在的经度范围了,并且强度已经非常微弱,而在“切断低压”的南部已经生成了新的较弱的高压中心。

  “切断低压”形成的云系属于明显区别于台风云系,后者形态上具有旋转对称的特征,但前者却像一个“逗号”,我们称之为“逗状云系”。

  “逗状云系”席卷了干冷和暖湿两股空气,在两股空气的交界地方温度变化剧烈形成锋面,干冷气流的一侧不易成云降雨,暖湿气流一侧则被云覆盖。

  这一过程可以很好地通过卫星云图来识别,在气象卫星的10.8微米的通道上我们可以较为清晰的看到高云的变化。当地时间10日,“切断低压”伴随的云系具有明显的“逗状”特征,但在11日有明显的减弱,“逗状”特征也已消失。

  随着气旋不断东移,在到达东海岸时,接收到来自南印度洋的充沛水汽,降雨中水汽凝结又为气旋提供的巨大的能量,所以在12日新的气旋云系又被重新构建起来,但此时“逗状”的特征也并不典型。

  关于极端天气事件的发生,大家关注较多的还有气候变化的作用。虽然这次的暴雨仅仅是由纬度更高、一般而言相对温和的切断低压造成的,但降雨量甚至超过了一般的热带气旋造成的降水。

  尽管将单个的发生在短期的天气事件直接归因于长期的全球变暖是不合适的,但不可否认的是,伴随着气候变化,极端天气事件已经越来越多。也就是说,在未来像这样的暴雨事件将在南非更加频繁地发生。

  其中的逻辑,就如同吸烟让人们更容易患肺癌。具体到每个病患而言,肺癌患者不一定都有吸烟的习惯,但是从概率上讲,吸烟确实增加了人们患肺癌的可能性。

  暴雨作为自然天气过程是人类不可控的因素,但是在暴雨造成灾害的程度上人类有很大的主动权。在南非洪灾造成大量死亡的人为原因主要是,城市建设没有更跟上人口的增加。

  如前文所述,德班地区很多非正式定居点位于陡峭的地形之上,这些地方的发生山体滑坡的风险更大。

  另一方面,市区的基础设施建设较差,排水系统没有跟上城市的发展、道路的加速建设,并且很多设施已经严重老化,超过了使用年限。在2019年的洪灾之后,政府才开始大力改善基础设施,建设针对风暴的排水系统。

  南非的洪灾既是天灾也是人祸,在自然面前,个体的脆弱性被社会的不公正放大。

?